2014年05月21日

焦作市马庄村安全扣传奇故事

  马恒带着那枚安全扣入伍之后,也许是垂怜,也许是显灵,每次开赴战场都能安全回来,风平浪静。只要在沁河口拉锯战中,马恒胸前俄然中了一枪,打了个趔趄便摔倒在沙滩上。马恒看了看被子弹穿透的棉衣后,又伸手摸出衬衣口袋里的那枚安全扣一看,大吃一惊,那枚安全扣被子弹击中裂成两半了。“爷,要不是安全扣挡住子弹,我命休矣!”马恒打了个寒战,双手把那枚安全扣搂在,对它倍加爱惜。

  蒋家王朝不得,已尽,兵败如山倒。临撤离前,身为连长的马恒回家辞行。面临父亲的灵牌和身怀六甲的妻子周氏,马恒泪水涟涟地说:“孩他娘,我这一走,不知何年何月才干回来,你可要多多保重啊。这半个安全给你作个纪念吧。”言毕,马恒便策马而别。没有人能料到,这一别竟是50年。风云变幻,人生无常。两岸,消息皆无。

  马恒在50年,尽管升了职,加了薪,又成了家,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乡的亲人。不久,台妻为他生一男孩。马恒为他取名叫马修武,涵义儿子不忘故乡、不忘故乡人。 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。当马修武20岁时,马恒身染绝症。临终前,马恒苦口婆心地对马修武说:“儿呀,我要去见你爷爷了。我身后,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把我送回老家,把我葬在你爷爷身旁。生,我是马家人;死,我是马家鬼。牢记……”言毕,马恒便将另一半安全扣交于儿子手中,双目圆睁,含恨而去。

  生不逢时的马恒去了,儿子却赶上了好时代。跟着海峡平缓,两岸互通后,为了完结父亲的遗愿,马修武带着父亲的骨灰,踏上了寻亲认祖之。当他抵达修武县马庄见到满头银发的周氏时,周氏不敢相认。马修武双手托着父亲留给自己的半个安全扣,递到周氏面前,见物如见人,周氏一见那另一半安全扣,便泪如雨下,也拿出自己保存了半个世纪的那半个安全扣,接在一同正好吻合..... 一枚安全扣,一段悲喜情。直至今日,有关安全扣的传奇故事仍在周庄和马庄一带撒播。